〈她生〉  

〈她生〉/馮瑀珊

已完成的前半生:暗巷

「這一條暗巷,走完了我人生的路。」

這樣一條三十年的暗巷,走完
我三十年的路,想像金蓮的故事也在
相似的場景搬演:
大同小異的街燈打著瞌睡
舊公寓樓下,一經過便突然警醒
戳破歸人的美夢
每個颱風的夜晚,每扇窗戶都各懷著鬼胎
雨讓我三十年的眼淚傾瀉;傘面上
佈滿星星點點的流言,從張愛玲的小說墜落

水漫過楔型高底,忘了
前世踩破斷代的花盆底
魚口吐出趾間的浮沫
泡水的日子早該遺忘
那是防腐的記憶在作祟

角落有街貓瑟縮,低鳴
那段曾被人疼愛的過去
褪色的毛皮沒有豐腴的骨架
也曾想起甜蜜的誓言和柔軟的床褥
這一條暗巷,繁衍許多形容相似的後代
有些親善,有些用利爪討溫飽
有些被時間撞瘸了腿,可還是活著

拖著長長的裙襬,走過暗巷
再也熟悉不過的背景和出身
頂著天真美麗的臉孔,叫賣一首
沒有伴奏的曲折小調
黑而高聳的投影浸濕了月白色的旗袍

(:行路難哪行路難,相思比曇花短暫。)

雨開始呼應。祈禱卻仍舊落空
如街貓想念回不去的主人身邊
將憂患織成有人認領的幸福
每顆雨滴沒有名字,濺起
就算重生,流入排水孔
沾染原本滂沱的希望
送往迎來的身段
切割為一再輪迴的雨聲
聽過就算,如同我兜售的情調

這暗巷不長,卻足以走完三十年的人生
我在其中生長,求學,讀書,失戀,寫自己的詩
畫隨意的風景和白天熙來攘往的寂寞
當我離開家,離開三十年的自己
走進下一條暗巷,不存在的三十年。

「哪一條暗巷,包容我未來的三十年?」


2012.08.27.臨於景安,天秤颱風來襲,夜雨滂沱。趕稿又遇無菸,擬出門買菸。台北家中無便鞋,只得穿上楔型魚口高跟鞋外出,險些滑跤。這條暗巷竟也走了三十年,有感,遂為記。
2013.04.29.修於如義居。

不存在的後半生:長街

「這一條長街,總是黑夜。」

勾留街貓迷濛的低鳴
我被星光狙擊,被時間追殺
黑色的樓影幢幢搖晃
誰的心在風裡流轉
靜不下來

這一條長街,吞食往來影子和
殘餘的記憶,氣味鮮明
輪廓逐漸浮現遺憾
我不往前走,在某個十字
路口徘徊,踢開扎腳的石頭
趾間吐出骨折的血沫
挑撥,不存在的後半生

而長街無盡延伸。
直至沒入骨髓,散漫血液
濃縮的風景將妖艷的光線說成
攏絡的句點,收拾那些風華
繡花鞋尖的投影
再度滾動吹不滅的路燈
撚亮這條寂靜的長街
花腔的手勢嫋繞
轉折烏雲的髮髻

夢醒著。時間
就開始透明地飛翔:
我不想過去,不看未來
不讓失溫的淚水燙傷自己
臉頰是魚的倒影,當我
是水中的碎月,鏡底的殘花
當一切都是無法遏止的悲劇在長街
搬演徒勞的輪迴

誰能看穿愛是最盛大的騙術
沒有人說漏對白;也無人發現
劇本拙劣幼稚的破綻
巨大的憂鬱顫抖著剝離的疼痛
是被誰忽略的傷口,讓我正視他:
直到湧泉以報的愉虐
這條長街其實很短
不過只是幾個呼吸的接力與心跳的節拍
卻說完人生的秘密

「而我不在長街,就在黃泉...」

2013.02.25.臨於台中,翦影居。
2013.04.29.修於如義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teaPeotry 的頭像
GreenteaPeotry

真文山青茶寫作會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