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生九子〉/馮瑀珊

 

贔屭

 

所有的破音字都有重量

浮浮沉沉,似針

起落的手勢,挑開毛細孔

注入皮膚深層的墨漬

壓花為背上的大塊

頂著冗長或蒼白的密語

轉譯曉風明月,光如何誕生

何以遙遙呼應斷代編年的嚴謹

當第一枚聱牙詰屈的聲腔

迸出石屑和火花

天地,就開始沉重了起來

 

囚牛

 

春光總是關不住

多再透漏一些線索

我就可以,穿越古城

化作越牆紅杏

張羅慾望的勾引

將花枝爬梳為長長的爪牙

撕裂絹帛,干戈就在

彈指間操弄

一句媚人的呻吟

平靜後,再張羅慾望的

勾引,開解釵頭鳳

 

嘲風

 

偷情只在牆邊,在

見不得光的角落

冒險在私處悄悄算計

身上的羽毛是什麼顏色

飛天嗎?

以身犯險,災難是甜蜜的扭轉

當鳳回頭鳳棲梧桐,鳳穿

牡丹,遠處何人閃過

殿外荒蕪的花丘,陣陣秋風

淡淡扯起曖昧的笑容

 

蒲牢

 

我愛激動的叫聲

開發高潮,打翻精緻的香水瓶

打翻鐘聲讓時間流出來

揮一揮手就卸下身上的鈕扣

提起自己空洞且急需被填滿的情緒

水一般湧動幽微的問候

在黃昏的風裡懸樑

不刺骨也不自盡

純粹吹乾眼淚,再次熨貼

被揉皺的,身體

振誰的聾發誰的聵

 

狻猊

 

只不過打了個哈欠

人間百年

盤坐入定的幻影

紛紛,走來又散去

滾動沸騰的偈,籤詩飄飄

扛起熱烈,卸下不再

冷靜的沉香

綿長地在空中寫下諭示

以篆書的口吻

再深深地

打一個百年的哈欠

 

狴犴 

 

你來,還我一個公正的清白

當日子被玷汙成嘴角血漬

六月雪冤枉難招

引魂幡委屈為噴濺的綵頭繩

虎嘯後,野火燒盡原上草

人影剪裁細瘦的紅線

良心打結,牽住斷腕與

沿街兜售他人的悲劇

買來的故事終究

會舊,會睡成口角星星點點的

白沫和夢囈,而冤枉

一直難招

 

饕餮

 

她名叫饕餮,戴上妖異的面具

裸身跳貪婪而誘惑的舞

她吃惡夢,吃幸福,也吃

種種過份甜蜜的美好

她將詛咒刺在背上

馱希望前進,來到黃泉

毀滅和破壞是崇高的道德實踐

那女人,名叫饕餮

吃所有愛她的人,吃所有柔軟的

心,最後,她吃下自己

吃下暗黑的慾望

跟交纏的愛情

 

螭吻

 

平步青雲,將海神踏在腳下

睥睨,以傲慢的姿態趺坐

凡跪拜者皆為塵泥,而雲為裳

空還是空,釉色的青

繁華不存在,智慧不存在

傾斜的典律由我扶正

關上門,傳說開始耳語

流言中傷而暗箭冷冷地笑

瞌睡後滄海仍是滄海

桑田卻蓋起華廈

電梯平步青雲

 

椒圖

 

閉上雙腿,幽徑不開

通往桃花源的渡船空泛

散髮,鬆開天頂浮雲

不問客從何方來

只靜靜看著粼粼水面

鎖住炊煙

裊裊是神話,也是

敷衍了事的歷史

歪斜地寫下逐客令

琴聲熟透,我們就將日子

捏成如蚌的餃子

 

2014.01.19.思賢樓臨。

創作者介紹

真文山青茶寫作會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