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廖震岳

人一生能看盡多少花
簾外煙雨依舊
韶光遺忘在遙遠的岸邊
只剩被撕裂的音韻
凋零,而花落

當風鼓起歌聲
還有什麼不能跨越
小舟乘載著風化的鎖
割開水面,酒菜早已備好
兩縷老朽的靈魂
默默對坐

喉頭的魚骨隨著漁火崩解
渡得過與渡不過的
如今都在腳下
沉睡,高牆崩毀
水面映著兩顆年輕的心

而今何事最相宜
我們總是凍在湖心
寒冬不走,棋局未盡
也許再溫壺酒
將雜音收起
彈奏那些被埋葬的年歲
唱,一曲西江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文山青茶寫作會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