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的自述〉◎廖震岳

 

〈騊駼〉 

我自北方走來

凍得連毛色都發青了

伯樂不在

你們只能隨手貼上標籤

從海外來的蹄聲

都比閃電還快

而足跡的彼端,不曾打雷

 

〈窫窳〉

讒言將我殺死

於是一截光芒斷在水裡

是誰拼湊出我的肉身

放進扭曲的靈魂

在豔陽下

投影出專屬我的黑暗

他以我的姿態再死一次

 

〈刑天〉

 海岸早已萎縮

潮水向南,而我面北

推進成風暴裡的

孤岩

縱使剝落

斧與盾也會唱起戰歌

直到故事翻到結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文山青茶寫作會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