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生九子〉◎廖震岳

 

贔屭

 

你在碑上寫下重量

山嶽就顯得輕了

曾經的輝煌都讓背後的黑影

掩去

而我仍在拖行

昂首是最後的權利

是誰在回憶裏細聲呢喃

哀嚎不該被埋葬

蔓延的足跡沒有後悔的顏色

這是一趟贖罪之旅

應允的時刻不知何時到來

 

啀眥

 

翻閱過往的黑,與白

所有怒目都在身上烙下痕跡

下沈的情節皆被劍尖挑起

沒人能夠切斷衣擺

我吞吐一柄利刃

在刀身上

鏤刻一段恩怨

我倆註定擦出火星

故事的結局尚未寫定

落筆之前,用酒或是鮮血磨墨

由你決定

 

椒圖

 

門環拴在山壁上

由沒有表情的面具銜著

對著海風

等待一個能夠融化岩石的人

潮水漲退

情緒則越收越小

我來回踱步,直到柔軟的腹部

長出甲殼

絲線都被剪斷了

只剩寒冷遺留在巢裡

而我開始耳鳴

 

蒲牢

 

人們蠶食我的恐懼

訕笑顫抖成幼時的海岸

噩夢被囚禁於屋樑之上

刑求之時

沒有眼淚可以揮發

轉過頭去的都是兇手

他們掩耳,卻不將我盜走

而逼供者正在期待哀鳴

孩提的記憶越飄

越遠

我在衝撞中期待死亡

 

狻猊

 

馱起一鼎心願

一坐就是一個世紀

將那些飄不起來的夢想

用暖暖的視線

裹起,然後聆聽低語

離去的終會歸來

歸來者亦將離去

不變的是那些冉冉青煙

承載

而我端坐

再等待一個世紀

 

 

你吐出一肚子苦水

心頭的火就熄了

為了渡一段跨不過的死劫

我卻還沒喝夠

是誰在我的腹裏撐船

誰又試著搭座石橋

通往喉結,讓悲傷有路

離開

每當風起

就將首級高掛牆邊

戰火將找不到門進來

 

狴犴

 

多年來,尋找一面鏡子

期待投影出人的外形

這裡的六月偏寒

老是下雪

結冰的公堂,唯一的裝飾是血

屍骸從來不為凡人所見

人們從口中說出一把鍘刀

搶在審判前,先行

砍斷鎖鏈

憲章裡頭蓋滿戳印

剩下的詞彙與正義無關

雪地上遺留許多老虎爪印

 

饕餮

 

他登高,將饕餮刺在臉上

吞食你我的夢境

現實開始變得堅硬

呼吸冷冽起來

爐火,和那些甜甜的笑容

在他的腹裏發酵

化作酒臭

還帶著銅綠的味道

他說他這輩子不曾做夢

而我們開始習慣

一夜無夢

 

螭吻

 

魚兒不該登高

不該吞火

不該窺探一窗不同世界的風景

儘管星光就在幾尺開外

鰭乘了風也不會長出翅膀

然而,一線之外就有陽光

我們仍越貼越近

口中呢喃

縱使長有龍首

魚兒也不該離開水面

不該,被串上屋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文山青茶寫作會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