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囈語〉◎廖震岳

 

有人帶著傷痕睡去

微風攜來那顆最初的火星

苦楚皆化為白沙

崩解,而藍天有鳥飛過

時光機器開始運轉

將回憶一一扔進格子裏

投影幕上正演出善意的悲劇

 

一路向西只求最華麗的墜毀

冰與火立於天秤兩端

我們反覆拆解自己

拼湊一副人骨拼圖

最後只能承認,我有病

然後在對方的頸上

打結

 

路是一條直直的

旗卻插在山巔

人們老在怠惰的時候滾落

多角形還很鋒利

頂針便扮演起幫兇

我們一邊流血一邊苦笑

像個無路可退的棄卒

 

在這百鬼夜行的日子

主流總被河堤隔開

沒人想要擱淺

因此我們朝著水深處游去

期待遇見一條銜尾蛇

然後發現,漩渦的中心

懸掛著一個夢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文山青茶寫作會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