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風起〉◎廖震岳

 

你朝著她開槍

彈孔卻穿過我的左胸

於是積水的日子

開始洩洪

 

她的髮絲不曾沾染煙硝

火藥在我胸前烙下

刺青,那是嵌合過的證明

 

花就這麼碎了

每一頁花瓣都刻了名字

我倆皆失重成一幅潮濕的畫

而她一身清爽

抖落你身上的結晶

 

是誰漂走,而我還在墜落

鹽粒漫天飛舞

飄蕩的印象

像雪

 

殘存的花蕊想要下沈

卻選擇流浪

槍響之時,不曾起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文山青茶寫作會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