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玫瑰〉

 

把門甩上
回聲就像妳的眼睫
那樣長
暗火仍在咆哮
綻開的血肉凝視背影
漸漸暈開
煙硝或水霧點亮
足夠暗的空房

是妳將玫瑰刺上
盛開我的胸膛
那朵旋緊的火藥刺青
朝妳陷落
已不可信,謠言
見證謊言如何成為信仰

而我如何奉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文山青茶寫作會

月鱟 (破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