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夢〉◎廖震岳

枯坐在井底,用一生的時間
等待飛鳥自頭頂掠過
於是,雨水滴落
在腳邊
無色的墨漬渲染開來
用點亮燈泡的速度
朝地心深掘

不像煙火
冰水只會在腦海裡綻裂
像針,只有寂靜時
才聽得見墜落
回聲呢喃著
牆不知還有多遠

種子被刻意埋在岔路口
抽芽的時間是夜晚
我們都在猜想影子會落在何方
有隻貓經過窗外
留下的呼嚕聲
像蠶
侵蝕那些太安靜的夢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本詩為讀張至廷先生《在僻處自說》之讀後感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文山青茶寫作會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