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廖震岳

鮮血裹著磨了一輩子的槍尖
我們用戰歌替眼神拋光
沙做成的流星就該墜在沙裏
在螻蟻蜂擁而至之前
關起熾熱的門
僅留一條讓戰馬掉頭的小徑

篝火搖曳,裏頭沒有預言
漫天箭羽是成群的飛蝗
我們在陰影中豪飲
堆疊的鐵盾像是一座海岩
潮水只能帶走昨日
戰士死守今日

一顆鵝卵石滾向東方
城牆終於缺角
沒人發現槍柄是何時轉向
每次衝鋒都是一陣海潮漲落
而雷擊落在後方

小徑終於被碾壓成大道
戰馬不再回頭
落雷炸開緊閉的門
海岩燃燒了兩日,然後淹沒
遙遠的海島簇擁著槍尖隆起
大地顫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真文山青茶寫作會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