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胡少萍 (5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心病〉

扒下一隻在早晨走過我面前的黑貓

一身帶來不幸的皮

一雙染血的雙手應該能抓住

我以崩潰換取的靈魂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愛米糕,除了王塔〉

許多美食不如我們

鄉里村民的想像

縱使紅遍了島嶼

更多小吃符合在地口味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賀張迴訣別不懂如何寫現代詩的魔障

我們陌生許久的文字開始轉型

溝通時,古典詞彙的基礎

在你我生活的現代中徜徉

鋪陳出,那一葉葉在杯裡悠游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偷情的龍媽媽和生九子的痛〉

嗯~~~啊啊啊~~~

噗~~~嗚嗚嗚~~~

呀~~~喔喔喔~~~

嗯~~~啊啊啊~~~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竅〉

春風吹斷了新芽

賜死大地上剛萌發的性靈

誰管去年的生命還剩多少溫度

不如就抱著棉被,留存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場無聲的戰鬥〉

有怎樣的劣根性,惹得

靈感未能從腦中爬起

思緒仍在手指間打結

輕蔑的眼神,在心裡深處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結〉

諾言總在心頭一緊

散佈十年十月的晚秋

從嘴唇旁溢出,魂牽夢縈

從舌尖的刺痛勾勒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醉花間‧貓爪〉

床飛散,紙飛散,飛散心煩亂。無懼虎賁姿,鉸剪同君戰。  

冰肌鮮血漫,鐵戟興兵燹。居高固角樓,鉤爪誰能斷?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念你而不願見你〉

徘徊於樓梯口,羞澀的我

搜索著在這的十月

包覆紫鳶尾的你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航〉

文采渲染那些愚昧的心情,就如

章華臺上無法參透星辰的

千里鏡。我端詳那一切虛假言論起飛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光萎縮的時刻〉

近日天空,總這般無風無雨

好像太陽仍舊沉默,雲後嘆息

只有在十五吋方格中熬過這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愛上了〉

擦身而過的時候,好似紫丁香

刺痛中有著初戀般的懷想

大概這是一個無盡相思的秋節

由前世孽緣裡散發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秦昭襄王的哀傷〉

不名譽地繼位後

你的霸道

成了大秦帝國的基礎

也成了不甘逝去的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解佩令‧贈馮瑀珊〉

平生崎路,風霜寒暑。悵詩中、相思難訴。幾度留連,奈魚雁、音塵空敘。掩窗櫺、怎安獨佇。

嬋娟共舞,停杯槐顧。可曾忘、前情幽愫。萬葉千聲,問夢迴、此身誰主。倚空閨、自憐瑀瑀。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拂曉〉

也許旅途的過程尚未到達五千年

但我仍渴求那些,太晚以前

或不久之後的情緣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喪鐘為誰鳴〉

由無名之地傳來的鐘聲

響徹海島般的清晰

把死訊,扎入島民心裡

「是誰死了?」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要餵你吃屎〉

骯髒的言語需要絢爛文字

可恨墨水解救不了無知

惱人的認真宛若公開凌遲

逃避也是一種解釋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防〉

(禁用:「的」、「了」、「嗎」、「我」、「你」、「他」、「恨」、「愛」、「情」、「仇」)

找出人間病歷表,苦痛

於字裡已成極端一隅

想念化為心悸,在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此可笑的謊言〉@胡少萍

謊言肇因於一場空虛的對話

以此呈現,笑意在嘴角揚起飛沫

舉手之勞是官方文字反折後

化成陰莖在衛生紙上的輝煌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國點將錄〉

調寄,追想那貂裘換酒的悲歌
仄韻是世間醉語
入聲成了英雄的激壯
而我期盼著去聲的淒鬱讓文人
尋得歸處

我前世的言語
總是在腦海中讓人與杜鵑
一同啼血
只有在詞牌裡,懷古
成了我對上輩子唯一的寄託
也是我興建志向的方城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