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我們這樣安靜地爭吵〉/馮瑀珊

用愛割開
然後流出恨
別說什麼眼淚⋯⋯
那如此浮濫且煽情。

規避眼神,跨越肢體
當然不能說話
語言是謬誤的開端
也別說冷
以免越說越冷。

不指涉對象,不需要代名詞
貌似說給自己卻其實
說給另一個人聽
例如哪天夜裡丟失的高跟鞋
揉縐的洋裝、遺落的領夾
穿反的紳士襪
沒有說謊,只是選擇性
說真話。

喜歡這樣安靜地爭吵
喜歡狠狠把愛割開然後
汩汩流出恨
別回答,再多回答只突顯
和別人一樣的膚淺
也別寫別看,別嘆息
所有的情感都會凋敝而
所有的眼睛都需要緊閉像
所有的鑰匙都有配對的鎖

轉動、開闔、生滅
都是安靜的爭吵
在生命或生活中來來去去
背後千瘡百孔。

2014.10.19.自強街臨。

創作者介紹

真文山青茶寫作會

GreenteaPeo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